余歌滄‧媒體指帕拉勃沃應對暴亂負責

幾乎所有平面媒體報都於5月23日發表社論,對造成人命傷亡和財物損失事件作出點評,其中以印尼《時代報》社論最為一針見血。

該報在題為“帕拉勃沃、進行負責吧!“(Prabowo,bertanggung jawablah!)社論中指出,5月22日發生的騷亂多多少少是由於2019年選舉結果兩組候選人糾紛所引發。帕拉勃沃拒絕普選委員會計票結果即佐科威選勝,並且指控在總統直選中發生舞弊。

帕拉勃沃的態度顯示他不接受敗選。帕拉勃沃陣營甚至不斷作出旨在使普選非法化的諸多指控。他們甚至指控一批選務人員去世是遭毒死。事實上,衛生部醫檢結果證明這些選務人員因患上多種疾病而死亡。他們也歸咎於在普選委選票計算訊息制度中輸入資料錯誤,其實該制度只是供給社會大眾的監督和訊息工具,選票點計仍然根據分級的總結表。他們也認為憲法法院不足取信,若把案件向該機構投訴將是徒然的。

再加上帕拉勃沃陣營的要員們發表有關人民力量的聲明使局勢更為混淆。甚至當騷亂發生時,國民使命黨領袖阿敏.賴斯指控“有印共氣息的警察已向伊斯蘭教信眾開鎗”。這種沒有根據的指控,恰恰進一步挑釁正在騷動的群眾。

該報認為,在此次事件中,帕拉勃沃應對雅加達所發生多起暴亂負責。他不能聲稱在普選監督委員會前出現的示威者並非其支持而推卸責任。無論如何,該示威活動是由帕拉勃沃-桑迪亞加組合的助選團隊所發動,並有該陣營的多位要員參加。該報說,帕拉勃沃必須立即從雅加達撒走來自外地的支持群眾,以及恢復首都的和平氣氛。

該報進一步指出,此類人民力量方式,顯然不應由尊崇民主的政界人士們所推行。在民主天地中,沒有以暴力途徑奪取政權的空間。奪取政權應通過選舉的憲政制度來進行。

不過,帕拉勃沃最終向憲法法院投訴總統直選糾紛的步驟應予讚賞,此在實行民主中是正確和適當的方式。其助選團隊只須聘用信用卓著的律師和準備充足的證據,等待憲法法院去裁決。

社論最後說,目前正是佐科威和帕拉勃沃平息兩大陣營緊張氣氛的時候。兩人有必要在公眾前面出現、握手言歡,展示勇士風度,讓所有敵意成為過去,社會大眾已對兩大陣營支持者的爭吵感到厭倦,何況製造有如昨天那樣的騷亂。

《羅盤報》刊出題為“真誠地體現承諾”的社論,開頭讚揚兩造正副總統候選人在普選計票總結果公佈後作出的聲明,認為已使氣氛冷卻。不過也對Petamburan地區發生的暴亂表示遺憾和失望。

對普選計票結果公佈後出現的局勢嚴峻發展,該報吁請政治精英重申其作為政治家的承諾,為恢復有利的政治情勢和氣氛而努力,作為鍾愛大一統印尼共和國的體現。

印尼星洲日報‧文:余歌滄(自由撰稿人)‧2019.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