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沒有什麼好窺探

“你等一下”,他用手勢打斷我說話,拿起桌上的手機往辦公桌方向走去,打開抽屜後,將手機用文件壓好,再關上抽屜,走回來沙發,“剛才你說甚麼來著?”

他是一位名人,我們正好在同一座外國城市里,他去談大生意,我去旅行慢活。我們約在他的總統套房裡喝茶閑聊,我一身輕裝打扮,他剛出席商業論壇,在晚宴前抽空跟我聊天,分享這座城市好吃的土產。“你知道的,我們的手機,可能都被偷聽,所以,我都不要把手機帶在身邊。”他簡單的解釋把手機鎖進抽屜的原因。

我只是一位小記者,自問沒有盜竊甚麼國家機密,也不是間諜,自然不擔心自己的手機會不會被人裝上甚麼竊聽或窺探軟件,可以在我不知情下,打開我的攝像鏡頭窺探我在甚麼地方、做著甚麼事、和誰在一起;或者打開手機上的通話設備,竊聽我的對話內容,從周圍的聲音來推斷我在哪裡,做著甚麼事。

這太電影畫面了,我和他用著同款手機,不是說美國人最注重個人隱私嗎?

這位名人把手機鎖進抽屜,復用文件壓著,讓最精良的攝像鏡頭只看到一片漆黑,讓最先進的麥克風也只能收到雜音悶音,這個動作就像一頭悶蒼蠅,在我心上不時飛出去撩動我的好奇心,真的有這麼精良嗎?爾等小老百姓的談話與日常畫面,又有甚麼好窺探的?除非我是大明星,或者像他一樣,是名人,才有被追蹤、被偷窺、被竊聽的價值吧。

美國政府以“外國對手日益在資訊通訊技術與服務中製造弱點並加以利用”為由,阻止美國企業向威脅美國國安的外國電信公司售賣設備;美國商務部隨即宣佈,將華為列入出口管制“實體名單”,讓美商須事先取得許可,才能售貨給這家中國公司。中國形容這是中美貿易戰升級版,直斥美國此舉形同經濟霸凌,爭執點在於華為掌握了5G最新技術,被指可能以此來窺探、來竊聽向來很注重個人隱私的美國人,因此說這形同威脅了美國國家安全。

我問了搞科技的朋友,他很坦白告訴我,不必5G技術,手機里就有很多東西可以做到偷窺偷聽,基本上你在手機里發出的訊息、你在社交媒體上打卡、你點玩的軟件遊戲,都在赤裸裸的告訴人家你的一切,美其名是“大數據”,實則人家早已掌握你的習性,你的一切,這與要查你看了甚麼網站、發了甚麼貼文、對誰點了贊,同樣容易。

“基本上,要知道你在電腦上做了甚麼,沒有任何難度,這沒甚麼好奇怪的,包括你上過甚麼網頁、搜索過甚麼、發表過甚麼貼文,全部都知道。”

“只是,你也別把自己看得那麼重要,你平日吃了甚麼、去哪裡玩,國家單位是不在乎的啦,也不會來找你麻煩的,不要擔心。”他篤定的說,我似乎安心了些,“如果真的要查,就充公你的電腦和手機就好啦,就算刪除了人家也找得回來的。”

這樣說好了,你要不是國家重要人物,要不是像我那名人朋友般,國家真的不會對你有甚麼興趣的,對吧?就連最親密的伴侶,也懂得保留對方隱私,給於對方空間的道理,更何況你只是小眾中的小眾,縱使你有甚麼不可告人的秘密、難以啟齒的怪癖,也只是你的伴侶有興趣要知道的事。

除非,你真的掌握了足以動搖國本、威脅治安、可以帶來毀滅性災難的最高機密;又或者,你正在策劃一場恐怖襲擊,卻又以“言論自由”、”個人隱私”來包裝,那是必須被竊聽,被攔截的勾當。

馬來西亞首相敦馬哈迪以“國家這麼小,沒甚麼好窺探”為由,表明支持華為,不會打壓華為,盡可能使用華為技術,獲中國外交部大力贊賞,指這是“大實話”、“公道話”;我想像5G技術在我手機、在我家裡、在我辦公室裡通用的一天,我的日子會怎樣的翻天覆地,縱使被窺探了,我還有可以深藏的抽屜,有可以蓋壓的文件夾,讓你甚麼都看不見聽不見。

擁有越來越精良智能手機的我們,早已經把個人隱私奉上了,你真以為你藏得住甚麼秘密嗎?

印尼星洲日報‧文:許俊傑(馬來西亞星洲日報高級記者)‧2019.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