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加島首家私人藥房‧APOTIK BANGKA滄桑史

  • 2019年3月6日的邦加藥店,仍然保持歷史原貌。

  • APOTIK BANGKA開幕典禮。

  • 賓客的晚餐,擺設與餐具中西合璧,也是很極致的。

  • 應診時間與老招牌依然如故,還以舊體印尼文拼寫。

  • 顧客還可以免費進食。

  • 邦加藥店慶祝65周年饋贈禮品給顧客。

  • 這次開張典禮,集中了五十年代邦加的上流社會。

  • 李恩生開幕致辭。

  • 充滿喜慶氛圍的開張日子。

  • 檳港APOTIK BANGKA開幕,邦加僑生精英的聚會所。

  • 李恩生伉儷合影。

  • RS.TTB(邦加錫礦公司醫院)的職員、醫生與李恩生藥劑師(右一)合影。

  • RS.TTB(邦加錫礦公司醫院)的職員與李恩生藥劑師合影。

  • 年輕時的APOTIK BANGKA創辦人及業主李恩生。

  • AKTA NOTARIS Drogisterij“LIEMOEDA”(均為荷蘭文的營業執照)。

  • AKTA NOTARIS Drogisterij“LIEMOEDA”(均為荷蘭文的營業執照)。

  • 李恩生家族字輩排列,男(右),女(左)。

筆者徐啟忠是萬鴉佬的邦加籍學長,也是萬鴉佬客家福利會主席,他不久前採訪了邦加檳港APOTIK BANGKA(邦加藥房)的創辦人已故LIE ENG SENG(李恩生)的女兒IRMAJANTI MULIADI(LIE LIEN HWA李蓮花)。讓讀者們瞭解APOTIK BANGKA的前身,即“LIEMOEDA”藥店,談談邦加藥店的歷史故事。

就在Garuda路上的彎道上,朝著Aurora電影院(後來被稱為Surya),曾經有一家叫做“Liemoeda”的藥店。

肯定沒有多少人記得,因為這家商店只經營了10年後易名APOTIK BANGKA。

1948年3月15日,Lie Eng Seng jr先生(李恩生藥劑師)和Se Ngiat Liong先生(施月良)一起簽署了一件協議。當時有Oen Piet Lim先生(溫碧林)和H.F.Benjamins先生(本傑明)見證了協議。協議上面寫的是他們倆要經營一家藥店。該協議有效期為10年,管理層已交給李蓮花的父親李恩生。

據李恩生父親的昵稱,店名起名為LIEMOEDA(李穆達,含老李Lie的名)。

李蓮花相信,他們是由他們的父母所資助的,因為她父親雖然已經11年從事RS.TTB工作作為一個Ambtenaar,也不可能有1萬荷蘭盾錢。

一些照片和信件也證實了這種懷疑,因為她的祖父總是給施祥孟(Se Ngiat Liong施月良的父親)“請帶問候”。

還沒找到固定的地方開店之前,Liemoeda在她祖父(Tjoa Keng Hien蔡敬賢)Kampung Katak路23號的家裡經營,後來成為了倉庫和做扎爾夫咳嗽藥等的地方。

從早上到下午2點,她祖父在醫院工作。下午,爸爸和媽媽騎著自行車去開始營業他們自己的商店。晚上8點後才回家。

從這裡出現了李恩生為甚麼想開藥店,因為目前還沒有私人藥店,而醫院藥房因服務處方而為自己的員工帶來了不堪重負。

李恩生的努力得到了回報,並於1954年獲得開設急診藥房的許可,有效期為10年。這意味著10年後,邦加藥房必須有藥劑……

不幸的是,這家藥店沒有照片……只有在Liemoda工作的員工們的照片。

APOTIK BANGKA的成立

65年前(1954年),邦加檳港成立了有一個藥房,名叫邦加藥方(Apotek Bangka)。

在此之前,只有一個藥房營業,即僅有RSTTB(邦加錫礦醫院),從早上至下午2:00營業。

在那裡,雅加達的一名助理藥劑師Lie Eng Seng jr(李恩生),自1937年就在此地工作。

與他的3位醫生朋友一起,計劃開設一家私人藥房,這是邦加島的第一家私人藥房,並於1954年3月6日揭牌開張。

這三個合作伙伴是在Bangka服務的醫生,他們是:Liem Tjae Lee醫生、Hoo Swie Tjiong醫生和Moedarso醫生。李蓮花表示,他們都不是邦加人。因此,起初她有點猶豫要講故事,因為他們的事情,並沒有炫耀邦加人的榮光。

李蓮花的父親Lie Eng Seng李恩生Jr.是藥劑師的助手(Jr.在這個名字後面,將他與年長的Lie Eng Seng區分開來。人們認識他的名字是小Eng Seng,另一個是老Eng Seng),三名醫生都是外派邦加縣工作的外地醫生。

在父親李恩生去世後,公司屬權轉給了李蓮花的堂兄Sjafei Djauhari(Tjoa Hong Ie-蔡洪義),他將Bangka藥房帶到目前狀態:保持強壯,仍然“存在”,仍在服務。

今天邦加藥店通過為前來購買藥物的人提供“免費的lontong飯團椰汁菜肴”以及裝在一個“goody bag”(美味袋)的一塊芝士蛋糕,以表示感謝。

希望還能繼續走下去,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還有提供更多的服務……

以下是筆者(簡稱:筆)與與李蓮花(簡稱:花)的對話:筆:請問,Lie jr先生在日常生活中用普通話或者閩南語溝通嗎?他屬於哪個民族?

花:我爸爸是閩南人。但他一點兒都不會說普通話及閩南語。我祖父請中文老師來我們家家教,可是老師還沒到家之前,孩子們總是逃課。祖父對我說,我們應該學會中文,是因為中國將來會變成一個超級大國。祖父自己卻不會說普通話,而會說荷蘭語,英語和德語。

筆:雖然他不會說閩南語和普通話,但是他是不是給孩子們起中文名字?

花:是的,起給後代們中文名字的規則其實已經從前代來印尼的華人開始。右邊是名字,左邊是姓名。我排名紹字輩。

註:文章是根據已故LIE ENG SENG(李恩生)的女兒IRMAJANTI MULIADI(LIE LIEN HWA李蓮花)提供的圖文完成。Drogisterij荷蘭語:藥店TOKO OBAT。

印尼星洲日報‧采訪:徐啟忠、圖片:李蓮花、翻譯:Vania、Daniyah、整理:周新·2019.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