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浮沉的一念之間

香港“反送中”修例此前雖被預期爭議甚大,但一路激化成難以想像的街頭抗爭與國際譴責,確實是意料之外。

一座原本濃濃資本味、既功利又實際,在強國盤據與歷史動盪中穿行至此的邊緣半島,如今短短時間內有極大可能捲入中美的長期競爭,成為滾上國際政治祭壇的俎上肉,不免讓人感嘆不已。

鄧小平的“一國兩制”仿彿鎮天符咒,在1997年後律定了香港民主法制的命根,以保持拚搏多年在國際間絕無僅有的金融市場地位。但這些年北京對於香港陸續加強了“政治控制”,一方面香港確實是各方國際勢力積極滲入中國的主要溫床,而不得不防,另一方面隨著中國經濟勢力抬頭,香港的地位也慢慢從“被學習者”緩降成為“被超越者”的位階。

即使繼續有“粵港澳大灣區”的擴大建設計劃,但這些“稀釋感”造成了香港社會人心近年來始終瀰漫著一股“被控制、被超越”的沒落與無力。尤其基層人心中充斥著隱隱的抱怨與不安,逐漸蓄積成一觸即發的反彈力量。雖說不一定是絕對的“反中共、反北京”,但舉凡每次若有中國大陸民眾在香港社會出現言行事件的小小衝突,往往都激發出輿論與耳語間的巨大爭議。

香港的命根核心在金融資本,因此觀察香港金融貨幣與資本市場的種種變化,幾乎也能描繪出整個香港的當今輪廓。比如緊盯美元原本強勢的“港幣”,如今仿彿只是人民幣的外圍緩衝作用,港幣的氣息成為了一種“趨附地位、疲弱不振”,幾乎與後來幾位香港特首的性格特質相同,“只是聽命北京、只有口號空談、只剩亡羊補牢、毫無體制創新”!

這次“反送中”演變成百萬港民上街遊行,實在與特首林鄭月娥沒提早善加疏導、謀擘足夠對策有極大關係。林鄭月娥一路從參選到當選,雖說一切聽命北京,並不意外,但在面對“反送中”釀成香港民意空前集中激盪的態勢下,她完全無視民意,未向北京傳達溝通,卻反而更高聲強硬,最後甚至出動鎮暴手段,毫無政治判斷的智慧與手腕可言。

這個一念錯誤的判斷,讓港府的形像瞬間成為“暴政統治”!這也是國際上原本從冷眼旁觀,到據此直接整個質疑並挑戰整個香港“國際經貿”合作與否的最大關鍵。如今美國政府與民間都對其情勢發展表達出嚴正關切,港府與特首顯然讓香港一向傲人、法治透明的金融經貿體制徹底染了無謂又紛擾的政治色彩。

與其說面向北京,香港背負著“一國兩制”的實驗與實踐是其無從逃脫的命中之命,但事實上,香港能在WTO以單獨正式會員身份,長期得以固有的貨幣、金融、關稅制度生存競爭在國際社會當中,才是其生存所繫的重中之重。

相信北京中南海領導班子最終並不會“感念”林鄭月娥的忠心耿耿,一紙幾條法令的爭議,原本用意上只是“強化控制意識”,但倘若這些擦鎗走火最後讓香港整個熱燙地滾入中美貿易的戰局,香港基層民意的怨憤也燒向北京,這絕對不是一向每次到香港時“說鼓勵、送大禮、當好人”的習近平與李克強所樂見的。

印尼星洲日報‧文:王尚智(自由撰稿人)‧2019.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