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小三”只有利益的三角關係

不是每一段三角關係都有“小三”的存在。

就過去一週的國際大事,基本離不開兩大事件:在大阪掀開序幕的二十國集團(G20)峰會和美國總統踏入朝鮮領土。

中美貿易戰為今次峰會蒙上陰影,自然成為了會上的主要議題。更重要的是,特朗普與習近平再次達成貿易戰休兵協議,宣佈解除對一直站在中美摩擦風暴眼的華為的部份禁令,確實令各界松了一口氣。

當政經評論員還在忙於對特習會進行分析時,特朗普卻突然現身美朝邊境的非軍事區,隨後更踏入朝鮮領土,成為有史以來首位訪朝的在位美國總統,瞬間讓卸任後訪朝的卡特和克林頓的威風史相形見絀,也讓全球各報編輯在決定明日頭條時,必須面對在“G20峰會圓滿落幕”和“特朗普訪朝創歷史”兩者做取舍的“幸福煩惱”。

從上述事件來看,即使你對特朗普這名奸雄有再多不滿、不認同,但不得不承認的是,他頗具個人魅力。更正確的說法是:他善於在適時展現個人魅力。

不過,是甚麼促使河內特金二會破局後,兩人再次“破鏡重圓”?而特朗普為何趕在G20峰會還未落幕,就動身赴韓朝邊境?至少可以確定的是,他絕對不是幫納稅人省錢。

作為世仇關係的兩國領袖,特朗普與金正恩經鴿派的文在寅牽線下化敵為友。不過,文在寅這名中間人只能起到穿針引線的作用,無法協助分歧一籮筐的美朝兩國取得突破性進展,反映出韓國在美朝關係的影響力始終有限。要打破僵局,美朝無可避免地需要一個重量級玩家。

特朗普去年曾說過,有個國家對朝鮮的影響“極大”,如果能得到他們的協助,這對所有人都是好事。”

對,特朗普指的就是中國。

作為朝鮮主要盟友,中國在該國與世界為敵而遭國際社會孤立時向其伸出援手。對於一般人而言,中國是朝鮮的“恩人”,但在學者、國際領袖的眼中,更多是出於地緣政治的需要。去年,具歷史性的美朝峰會在新加坡上演時,當時很多學者認為中國或在朝鮮無核化談判中被邊緣。無論在政治、經濟和安全領域,朝鮮都離不開對北京的依賴。倘若沒有北京的綠燈,相信金正恩不會冒然與特朗普會面。

至於特朗普與金正恩,兩人“建交”的原因一目了然:金正恩多次應酬“老懵懂”的外交秀,只為了增加國際曝光率,讓人對朝鮮改觀。他不惜(暫時)放棄發展金氏政權的保命符核武和洲際彈道導彈,只為了換取美國接除經濟制裁;特朗普要求平壤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除了為了化解對美國及盟友國安威脅之外,他也想以上述外交成果作為政績,以在明年的總統選舉中封堵過去在朝鮮課題上碌碌無為的民主黨人,以增添連任成功的勝算。

至於習近平和特朗普,前者似乎從大阪的特習會中取得他最想要的結局——美方暫停對中國商品加征關稅、華府放生華為,特朗普未以反送中議題向他施壓。對華態度有所放軟的特朗普亦非輸家,他一方面在朝鮮議題上獲得中國的支持,一方面在中美貿易戰上仍佔據主導權,不排除他未來可能再以關稅戰作為達到目的手段。

有趣的是,在特習金這段三角關係中,每個人都依靠和利用他人來獲得各自想要的東西,正是政治有趣之處。這段利益三角關係預計將持續一段時間,除非白宮主人明年易主,又或其中一方對利益的詮釋出現改變。

印尼星洲日報‧文:張家威(馬來西亞星洲日報國際新聞組記者)‧2019.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