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識破偽造視頻

對於男男性愛視頻一案,有人懷疑視頻可能是用深度造假(DeepFake)科技偽造出來的。專家測試後,有的說找不到偽造的證據,有的不確定,沒有人給出一個肯定的答案。在這個科技可以以假亂真的時代,我們要如何辨真偽,識破欺詐者的圈套?

人們曾經相信,每一個人的簽名都是獨特的。只要合約上有簽名,就代表簽字者同意合約條款;支票上有簽名,就代表出票人同意付錢予收款人。但自從有了掃描和打印科技後,一個人的簽名不再獨特,它可以完美地被複制。

要鑒定簽名的真假,專家一般會觀察紙上的筆痕和墨水痕跡,以這一些筆跡辨真偽。後來,新科技用機器手握筆簽名,不僅能冒簽,還可以模仿簽名者的筆跡,讓專家也無法識破。最後,人們決定改變運作模式,重要的文件除了要本人簽字,還要有見證人(witness)。如此一來,要辨別真偽,向簽名者和見證人一同對質即可。

隨著類似Photoshop的圖像編輯軟件普及化,人們可以輕易對照片進行“移花接木”,素人的裸照可以換上總統的臉,花園的背景可以換去睡房,要偽造照片陷害別人已經不是難事。

如果說筆跡是打擊冒充簽名的武器,燈光就是一張假照片的破綻。不同照片在不同地方拍攝,其燈光條件自然有別。因此,被修改過的照片往往會燈光不協調,很容易露出破綻。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新一代的軟件連照片里的燈光亦可以偽造。久而久之,人們發現假照片幾乎毫無破綻,開始意識到眼看未為真的道理。雖然有專門用來辨別偽照的軟件,但以其花時間分析照片,不如杜絕一切來歷不明的照片,大部份人都選擇了這一個省時的方法。

比起照片,偽造視頻的難度更高,它需要專業的技術。但隨著人工智能(AI)的發達,電腦軟件有了像人一樣的學習能力,你給它大量奧巴馬的照片,它能自學如何合成一系列全新的奧巴馬的照片。尤其是用Deepfake科技的軟件,它們有很多功能,包括替視頻主角換臉、換嘴和換聲音。有了它們,普通人也可以偽造出逼真的視頻。

Deepfake用AI運作,當然也可以用AI攻破。軟件可以學習合成假視頻,也可以學習檢驗和“打假”。可是在現階段,注重合成技術的研究多,檢驗真偽的研究少。美國加州大學教授法立德(Hany Farid)認為,前者與後者的比例為100比1。這意味著“打假”軟件需要一段時間才可以趕上“造假”軟件。

從冒充簽名到偽造照片,人們都選擇了用簡單的方法,去攻破高科技的偽造品。這一個方法不但有效,而且經濟效益高。一個欺詐者花10個小時偽造一個視頻,通過互聯網傳到人們手中,因為來歷不明,視頻不到1分鐘就被刪除了。欺詐者花費的時間跟人們相比,比例是600比1。

回到馬來西亞的男男性愛視頻,欲辨真偽,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與嫌疑人對質,盤問證人,查看酒店和附近的電眼,事情自然水落石出。視頻是否經科技改造也不是重點,人們最想知道的是視頻中看似某個部長的主角,是否部長本人,在這裡科技分析幫不了太多,畢竟即使短片是真的,片里的主角也可能是替身。

此案復雜的地方不在於科技,而是它涉及到部長的聲譽、個人的隱私和政治因素。不管科技再發達,只要警方集合人證和物證,再用邏輯分析與推理,事情必定真相大白。人民會被告知幾分的真相,這就不得而知。

高科技的偽造品做得再逼真,只要我們用邏輯推理,必能一一識破。法國犯罪學家提出了洛卡定律(Locard Exchange Principle),在犯罪現場調查中,疑犯必然會帶走一些東西,亦會留下一些東西,犯罪必留痕跡。人會變,科技會變,自然定律永遠不會變。

印尼星洲日報‧文:張晉瑋(法院IT經理)‧2019.0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