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立德‧教育的偏食現象文

近來接連發生家長與教師之間因為體罰學生,而引起的糾紛。

教育課題一向來都深受華社讀者的關注,每每有事件發生,輿論都十分熾熱。華社秉持愛護華教,推廣良好價值觀之心表露無遺。我觀察到作者們皆抱持維護師生之間的良好關係,促進家長教師之間協作關係為出發點,希望教師、家長和學生之間能夠共同塑造德智體群美俱全的教育體系。

德智體群美,是許多華校的校訓,但是現實需要導致五育往往無法均衡,很多時候都是偏向“智”育,環看我們社會和世界的發展趨向,產生這種現象是難以避免的。

舉例華校一直反對將電腦課置於課外,強烈要求教育部重新允許學校將電腦課列入正課,讓所有學生都有機會學習電腦知識,而非有“興趣”和“時間”的學生選擇在課外學習電腦。這方面的考量是電腦知識是現今社會的必備,讓學生早一點掌握為佳,以為往後的需要做好準備。這就是基於現實需要重“智”的一種體現。

重“智”除了與現實需要有關,也基於它較容易被量化。再舉電腦或者資訊工藝知識為例,當全世界都在談論工業4.0、5G和人工智能(AI),眼見趨勢如此,我們豈能處之泰然?

但是,在另一方面,華社普遍上又對小學一二三年級沒有考試這政策適應不良,基於考試一直被認為是衡量學術表現的最理想工具,廢除考試並且減少對“智”的偏重,加強其他四育(德體群美)的貫徹,一時之間無法讓家長瞭解到底孩子能如何應對往後的學習。這又是另一個教育改革的爭議點。從電腦班到廢除考試,足見教改單以教育部的理念先行,欲未能與普羅大眾的思維契合,並貫徹始終,終究會是爭論不休。

五育是否需要兼備,五育又是否需要均衡,討論也非常之多。我最近讀到一篇文章,指出一般都會以為五育彼此之間是獨立無關的,乃錯誤的教育觀。作者說,只說道德卻不注重智育中的思辨,只能教育出應聲文化,同時只有道德觀,卻沒有群育中的同理心,就只能產生更多的教條主義者,不斷把自身的價值體系加諸於別人。

此外,如果群育沒有包含智育的智慧,不提倡人我關係,只一味附庸別人,結果就會教育出盲目從眾,沒有個人主張和見解。還有群我關係也需要智慧為基礎,才能教育出會思考群體需要,並帶領群體一同進步的領袖。缺乏涵括其他四育的體育最後培養出來的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之人。體育缺乏美育和德育,就不會有優秀的體育人才,體壇將充斥向錢看的打假球、用禁藥等的問題運動員。

由此我聯想到我們目前所面對的問題,即是本文開頭點明的:家長與教師之間因為體罰學生而引起的糾紛,很大可能和我們對五育兼備也存有錯誤觀念有關。糾紛之所以產生,首先是學生在五育分開量化的教育中嚴重出現“偏食”,這是我們長久以來的教育模式,包括教師們同樣是來自於這樣的教育情境,家長們亦然。從教育糾紛延伸開來,不難發現我們的社會在許多方面的討論和“辯論”中出現同樣的問題,尤其在社交媒體上。

甚麼樣的社會需要甚麼樣的人,就會有甚麼樣的教育;甚麼樣的教育教育出甚麼樣的社會,就會有甚麼樣的人。從教育糾紛到各種社會議題的衝撞,我們有否意識到問題症結到底是甚麼了嗎?

印尼星洲日報‧文:張立德(馬來西亞星洲日報主筆)‧2019.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