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歌滄‧肅貪委命運操在佐科威手中

已有17年歷史的肅貪委員會(肅貪委KPK)被兩項重要議題所困擾,第一是現任領導層任期將易人,取而代之的新領導人已經出爐,已交由國會審查。10人名單中雖有部分人選被輿論界指為操守有問題,要求國會和總統拒絕批准。但最終將全部過關。第二個議題是國會要求修改肅貪委法令的主張,引起激烈爭論。修法一旦付之實施,將削弱肅貪委功能,將成為跛腳鴨。支持與反對者爭論正熱烈進行進行中。

立場獨立的《時代報》9月9日刊出題為“佐科威是肅貪委兇手或護衛者(Jokowi Pembunuh atau Penyelamat KPK)”社論,立論和措詞強烈。社論說,佐科威總統現有成為肅貪委護衛者或是兇手的選擇。如果不致函國會,作為討論修法的先決條件,他將護衛這個改革最佳產品。或者相反地,如果他這樣做的話,他將被記錄為殺害肅貪委的兇手。

國會為了趕緊完成2014-2019年任期的議事成績紀錄,提出了修改肅貪委法令的倡議案。此項修改案將設法使肅貪委的獨立性和主要力量陷於停滯。如果修法順利和新法付諸實施,貪腐集團將無所顧忌。

該項倡議權超越多起全國立法綱領條例。這些政客們的步驟甚至違反他們所制定的條例規定。該條例規定立法機構根據優先順序負責準備及擬訂法令草案。提議修改肅貪委法令,未經過該過程或違反法規,佐科威理應關注此項程序上的錯誤,然後不必向國會寄出總統信函。

國會必須收到總統信函後才能夠討論法令修正案。基本憲法第20條載明,每一項法令必須獲得國會和總統共同批准。總統的批准體現於信函中,然後指定相關部會。根據以上的法律規定,總統有權拒絕討論法案。

該報進一步指出,令人遺憾的是,社會大眾看到佐威佐面對反貪污議題時表現出保守的態度。他在8月16日發表的國事演講中提到,肅貪成功的標準並非入獄的貪污犯數目,更重要的是採制裁步驟。總統似乎忘了,反貪不只是肅貪委的責任,也是他領導下政府的職責。

談到挑選肅貪委新領導層人選時,該報指出,總統只看到現行準則,把挑選委員會提交的候選人名單照單全收,無視反貪社會人士指出某些候選人過去有不良紀錄的批評。

被詢以對修改肅貪委法令法的看法時,佐科威似乎在閃避。他說,未研究其內容。其實,在媒體中已出現贊成與反對聲音。總統不能放手不管,理應立即表態。他必須提醒說,肅貪委是改革之體現。該機構在公眾心目中獲得最高聲譽,其表現也獲得國際社會承認。社論說,需要提醒佐科威的是,必須記起競選期間作出的承諾,其中包括要加強肅貪委。如果他己忘記的話,的確是太過份了,何況現時前他未正式宣誓就任第二屆總統任期。

印尼星洲日報/余歌滄(自由撰稿人)‧2019.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