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政治意志對抗煙霾

馬來西亞煙霾情況擴散,多處地區的空氣污染指數呈不健康水平,基於印尼方面的林火繼續肆虐,上週蘇門答腊和加里曼丹已經有6個省晉入緊急狀態,在無雨和干旱持續下,籠罩馬國的跨境煙霾恐怕會惡化。

日前,馬國教育部已經授權各州教育局,若有關地區煙霾情況嚴重,可以根據本身的標准作業程序,指示學校停課。馬國能源科藝環境部則已經向印尼發出外交照會,要求印尼儘快控制林火;而楊美盈也向印尼表達我國願意協助印尼撲滅林火,同時在情況和條件允許下布雲造雨。

這一切景像就像過去般一旦跨境煙霾肆虐,印尼及鄰國被動式的處理方式。印尼方面環保人士警告,2015年發生的最嚴重煙霾事故可能重演,除非印尼祭出當年所採取的措施並加強之。

2015年,佐科威剛剛開始第一任總統任期,他就任後就得馬上面對嚴重的林火事故。佐科威親自赴火線到林火現場巡視,他隨即宣佈一系列與森林和泥炭地火災有關的政策,包括合並林業部和環境部,成立一個處理煙霾緊急情況的工作組,同時延長原始森林和泥炭地區新種植園的暫停期。

這些措施和政策在過去兩年幫助減少了林火的數量和煙霾情況。今年是佐科威第二任總統任期的開始,他不應該也不能放鬆警惕。佐科威必須激活並確保當時建立的工作組和計劃盡可能像在2016年和2017年那樣,成功讓印尼和區域人民免於煙霾之苦。

印尼媒體和環保人士進言佐科威,政府必須永久停止發出砍伐森林和種植的許可證,這樣就可以阻止種植者以燃燒方式清理種植地。再者,印尼當局必須提高林地使用數據的透明度,這些數據對於找出林火罪魁禍首和執法非常重要。這是印尼當局方面可以且必須做的事。

此外,倍受印尼煙霾困擾的東盟國家包括大馬和新加坡,可以盡全力提供印尼相關的協助。

2002年東盟已經簽署“東盟跨界煙霧污染協定”(AATHP),並建立和運作東盟跨界煙霧污染協調中心,以解決跨界煙霾污染問題。

協定和中心必須能夠發揮有效作用,以目前的情況來看,東盟機制仍未全面啟動,時間拖得越久,煙霾所能產生的負面效應,包括在環境破壞、經濟損失和醫療成本的負擔就會越來越沉重,東盟國家必須攜手讓煙霾不再成為區域永遠的痛。

印尼星洲日報‧費文(自由撰稿人)‧2019.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