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 副刊

新加坡懷舊篇‧走進老街看小坡

路過小坡,於我倍增親切感和溫馨,甚至時而駐足呆望幾條都隱藏多少具有歷史和文化的老街陋巷都被翻新重建而失去了昔日的光采,總是帶著幾分傷感,嘆息物換星移之變化,以致故人舊事一湧而至腦際不休…故至今難以忘懷。


她的事業是生兒育女

生兒育女是每位婦女的天職,肯定沒有人會有異議。但把這天職當作事業,就不是每位女人認同並做得到的,特別是讀過書有點知識的。我有幸認識一位如此母親,由於早期回到大陸,致使出生棉蘭殷實家庭的她也只讀了一些書,不懂高深理論科技。60年代她隨大流北上到了青島讀書,也再於多年後隨大流南下到香港求自由謀生。


什麼叫做真正的墮落

如果按照傳統世俗的觀點來說甚麼是墮落,我這篇文章顯然就是廢話。


聖誕節感恩日子的收穫

聖誕節期間,筆者帶一分星洲日報印有中華十二生肖書畫創意展小龍年,創意展,大獎贏的好消息的廣告牌特地來到李順南先生屬下的Hotel Perdana Wisata Jl.JenSudirman66-68Bandung給他知道,因為知道他是一位愛好中華文化的企業家與文人,是萬隆印尼中華藝術書畫協會理事長,也於2012年參加中國上海市舉行的世界榜書比賽,以一個“龍”字得到第三名。他很高興接見,並帶領我見識他的辦公室。


帶走和留下

去年十一月,一位我尊敬的人林如光先生走了,留下給我的是一段非常深刻的記憶,以及深層的人生感悟。悼唁時刻,被那種“雖死猶榮”的景像,腦海裡激發起這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