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敢坐網約電單車

馬來西亞交通部長陸兆福宣佈,政府已經批准網約載客電單車上路,並將於明年1月開始在巴生河流域試行6個月,它將在城市交通系統中提供“第一英里和最後一英里”的互聯服務。

在公交系統智能化,公交工具現代化的時代,想像把飛行車當飛行計程車的幻想是荒謬了一點,但是倒退的去發展理論上更不安全和更多問題的載客電單車服務,雖不荒謬,卻也令人難解其中奧妙。

作為一個曾經在印尼首都雅加達生活多年的巴生河流域駕車一族,我依然對雅加達異常蓬勃的網約電單車生態很清楚,也覺得網約電單車在兩千多萬人口,塞車情況名列世界十大惡劣城市的雅加達,的的確確有發揮到節省小職員的上下班時間,並加速這個城市在市場上小件品如樣品、文件和網購品在物流上的節奏,為城中小民減去了交通和運輸問題造成的困擾。

以往從雅加達郵寄一件如電腦滑鼠般大小的樣品去5公里外的小工廠,可能要5天到7天,保家信費用約馬幣12令吉,現在只需交給網約電單車,半小時內就安全送到,費用5令吉,這在流程上可是個超大躍進。

雅加達首都的學校,上下課時間鮮少見到如吉隆坡般,校門外盡見坐在車裡排長龍的父母,見到的是已經預約的網約電單車,他們有的綠衣綠頭盔,有的黑衣黑頭盔,主要是來自三大網約車公司GOJEK、GRAB和UBER,他們已經是許多雅加達忙碌父母的最佳司機,每一天都會準時將孩子送去學校和接回家。

雅加達的辦公大樓門口、巴士站、購物商場和巴剎等,隨時隨地都可見到黑色騎士和綠衣騎士,也隨時隨地可見到各族小女孩、上班族、大叔和阿姨阿嬏從容登上網約電單車;將目光投到雅加達大路,隨時隨地都是一大片車海,上下班時間整個城市更像是一個龐大的停車場,而在車海中卻可看到許多的黑和綠騎士載著客人從容的在車海中穿梭。電單車在這個時候,才算是真正發揮了“小有小的好”的優勢。

載客電單車,數十年來已經是人口高速增長的雅加達的市民生活的一部份,它便宜又快速,是小職員最重要的交通方式,印尼人稱這個電單車服務為“OJEK”。吉隆坡並沒有經歷OJEK的過程。

在網約電單車公司GOJEK未於2010年出手整合並系統化這個行業之前,人們都是在街上隨手攔截OJEK騎士,期間有人攔截過賊電單車而損失慘重也是有的事。但網約電單車系統通過專業化、網絡化和數據化管理,賊騎士已經無所遁形,保安已提高,但交通事故依然是防不勝防。車子是“鐵包人”,電單車畢竟是“人包鐵”,發生小事故車翻人跌,隨時都會演變成大悲劇。

如果馬來西亞吉隆坡真要試行網約電單車,先不說需求這一點,吉隆坡的上班族要用電單車的多有能力自買電單車,不買電單車的多數基於安全考量,而寧願花點時間等候不準時的巴士或搭乘電動火車(KTM),富裕一點的就用網約車,我們的交通雖擁擠,但比起雅加達則舒服多了,只在上下班時間才很繁忙。我們的城市麗人,哪敢坐上陌生男騎士的電單車,他的頭盔有消毒嗎?他有體臭我可以不上電單車嗎?上電單車後我的手要放哪裡?非穆斯林可以和穆斯林共乘肌膚會接觸的電單車嗎?……如果只是一里路的服務,收費如果不能過高,網約電單車騎士的收入夠他在吉隆坡活下去嗎?

這個一里路的網約電單車服務,真得想想吉隆坡是不是真的需要。

印尼星洲日報‧文:鄭欽亮(馬來西亞星洲日報主筆)‧2019.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