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清江‧美眉與拐杖的故事

今天我要從一個女創業人的故事說起。

她名叫“伍美眉”,名字跟鄰家女孩一樣的“土”卻有點特別。“美眉”是“阿妹”、“妹妹”或“美少女”的意思。

她的家庭背景並不顯赫,父親不是丹斯里或拿督。但是,她跟許多丹斯里一樣,在成功之前都挨過、苦過和奮鬥過。例如已故企業家李深靜賣過冰淇淋,而剛獲得馬來西亞《星洲日報》企業楷模“終身成就獎”的林寬城,也幹過兩年漁夫的活。

她出生在小康之家,父親是一名很普通的冷氣技術員,而母親則是半個家庭主婦。她9歲就跟著母親在馬來西亞雪蘭莪州格拉那再也輕快鐵站售賣鮮花、13歲邊讀書邊賣冰淇淋,以及18歲把腳上的廉價鞋子賣給朋友之後,就讓她看到一條創業之路。

英文名叫Christy Ng的伍美眉苦過卻不抱怨,憑個人毅力半工半讀完成小學、中學及大學學業,然後再憑一雙手,開創christyng.com,在網站售賣自己品牌的鞋子,闖出一片天。她沒有等政府、家人或社會人士給她“拐杖”,因為她知道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

有興趣進一步瞭解伍美眉奮鬥故事的讀者,可以點擊以下連接: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139402.html。

這個世界沒有誰能奪走誰的財富或特權,而伍美眉的故事也告訴我們,尊嚴不是靠開大會喊出來的。華人開大會談鄉情、建立聯絡網、找商機、互相扶持與幫忙,不會去妒忌其他種族、攻擊其他籍貫鄉親,或者為自己的失敗找借口。

伍美眉一步一腳印開創個人事業,告訴大家成功需要努力、不要去妒忌別人,或者以為財富會憑空從天而降。

正如伍美眉受訪時所說:“成功不是必然的,我背後付出的努力別人看不到。”在開始創業的時候,每天不做到午夜12點都不會休息,不斷地排除萬難,不停滯於現狀而努力尋求突破。

我們的父輩都是經過一分一毫積累財富。華人不會在賺到第一桶金時,就去買名車買大屋,而是拿來再投資或擴充營業,因為他們知道,創業難,守業更難;許多成功的華人,也不是一創業就發大財,而是在無數次的失敗中奮勇而戰。

伍美眉的故事只不過是世界華人創業史上的其中的一個篇章。華社裡頭還有很多不是含著金鎖匙出世的清寒子弟,他們的父母都不富有,他們跟伍美眉的雙親一樣,都是肯幹、肯挨苦來養兒育女。華人知道再窮不能窮教育,而教育不完全是上學堂,也包括父母教導做人道理,學習老祖宗的智慧。

我來自一個沒有電視機、沒有汽車代步,從小需要到巴剎幫爸爸賣雜貨的家庭,但是,父母不會教我去妒忌別人,而是告訴我成功需要努力。他們通過身教,讓我看到成功沒有捷徑,而必須付出許多努力。父親每天早出晚歸,我也比其他同學更早起床幫父親開店後才回家衝涼及上學。放學後還要回巴剎幫忙,失去了跟同學們玩樂的時間。同樣的,有錢的父母也會不斷告訴孩子,“富不過三代”的道理,即使家裡多有錢,如果自己不努力,千金很快就會散盡。

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民族,會通過傷害別人的感受來贏取自己的尊嚴。這是徹頭徹尾失敗的“家教”,如果再不改變心態,即使再多一個百年也很難站立起來。

馬來西亞首相敦馬哈迪可以恨鐵不成鋼,但是,用錯了教育方式。不停罵馬來人懶惰,卻又不斷給“拐杖”,是自相矛盾的做法。

更糟的是,通過攻擊其他族群為自己的失敗開脫,模糊問題焦點,以達到“情感勒索”或控制自身民族之目的,才是國民團結的最大破壞者。

其實我們身邊有很多馬來人一點也不懶,反之還很優秀。

不靠“拐杖”富裕起來的馬來人也越來越多。有些馬來人還靠打幾份工來積蓄財富,完全沒有怨天尤人。這些馬來人才是為尊嚴而活的榜樣。

美眉的故事,反映的正是馬來西亞各民族之中,沒有靠山沒有背景的小人物奮鬥實況;在此環境下,大家靠的是自己,而不是那一支拐杖。

印尼星洲日報/郭清江(馬來西亞星洲日報總編輯)‧2019.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