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老師‧當下最浮躁的行業

如果在公共場合,譬如餐廳、茶室、咖啡廳之類的地方,聽到附近兩個人的對話一直環繞著對工作的埋怨,然後一個極其可能的問題一般會在半小時內出現:“你還有多少年退休?”這兩人如果怎麼看都不像是馬上要退休的年紀,那麼大致就可以斷定他們是當今華小老師了,八九不離十。

即便是洗廁所的工人,我也從沒聽過他們之間有這樣的對話,一次也沒有。即便是在日曬雨淋下工作的修路工人,我也從沒聽過他們之間有這樣的對話,一次也沒有。沒有任何一個其他行業出現過這樣的對話,至少在我生活的圈子中從未聽過。不論是眼高手低或其他甚麼原因都好,感覺工作不理想的情況或許是普遍現像,嘮叨著打算轉行的人比比皆是,不稀奇。

但是,退休?這就有意思了。言下之意,他們並不打算轉行,意即仍有值得留戀之處,但是卻又活得水深火熱似的,巴不得早日脫離苦海。

我粗淺的分析是,華小老師或許當初都抱著一股為華文教育犧牲的浪漫情懷或滿腔熱血投身這個行業,進了侯門之後卻發現,怎麼和想像的畫面相差那麼大?大家假設的學校場景無非是學生們滿臉求知若渴的神情等老師進教室,家長本著尊師重道的優良華人傳統向老師詢問孩子的學習情況,校長則以禮賢下士的態度對待老師這批同一條船上的戰友。

實際上呢?哈!哈!哈!說起來真是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求知若渴”這種神話故事實在太不現實,學生不知所謂的居多,到學校就像被家長逼上梁山,少數有一點“求知若渴”表情的學生,你認真想一想,他們是“求知”的成份高一點呢?

還是“求名次”的成份高一點?或者求書中的黃金屋、顏如玉的成份多一點?現實真是禁不起推敲的醜陋啊!曾經有一位美國老師形容其一位十分傑出的學生為“十年一遇”(電影The Miracle Season中教練的感言),有幸遇到知音當然值得慶幸,但是其餘九年的日子怎麼過?數距離退休的日子過!華小老師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義務,就是為把屎拉在褲子上的低年級學生洗屁股。所以,韓愈啊!師者,其實是傳道授業解惑洗屁股的啊!

尊師重道的家長就像鬼,大家都在談論,可是這年頭你遇過幾隻鬼?當然有這種修養的家長還是存在的,但是哪比得上那些動不動沖到校長室告狀、報警、發律師信、拍桌子、亮刀子的家長叫人印象深刻呢?

假如不唱高調,教師也就是一份工作而已,還有甚麼其他職業需要經常面對被告狀、被報警、被發律師信、被拍桌子、被亮刀子的嗎?我一時想不到,廣大的華小老師應該也沒想到,否則他們的心理會比較平衡的,我相信。

校長不是從石頭爆出來的,他們也是從當老師一級一級升上去,算得上“本是同根生”的戰友。你想得美!多少校長簡直就是採用報復手段在延續自己以前受過的委屈!一朝天子一朝臣,戰友真的不敢當,能得到最基本的尊重就不錯了。沒聽說某華小有老師被逼得跳樓嗎?悲劇發生後全校老師被命令封嘴,連家教學會要辦追思會也被攔下。

好吧!這是極端例子,但不近人情的事太平常了。就像當年香港的巴士大叔說的:“你有壓力,我也有壓力!”教育局以不合理的要求壓校長,校長就以同樣不合理的要求壓老師,達不到要求就直接在開教務會議時公審!為甚麼班上這麼多學生不及格?學生笨絕對不是理由!你是合格教師不會教也不是理由!那還能怎麼樣?

今天華小教師的工作包括做不完的資料輸入,學的是華文,教的是數學的挑戰,應付教育部長的新花樣等等。當然,華小撥款不足由來已久,負責募捐也是例常工作之一。逼學生逼得太緊,家長上門興師問罪,你絕對見不到白紙黑字要求你如此“殘害”學生。募到的捐款太少,少不了又得聽好一陣子的冷言冷語。

但是,好事是今天教師的收入相對提昇了,更妙的是退休後享有半薪和免費醫療。所以,教師的個人生命是在退休後才開始的,而退休前的磨難就像去西天取經一樣的必要,天上不會掉餡餅的啦!

所以,基於求生不得卻多半能活下去,求死不能卻多半也不需要真的去死的理由,我方同學堅持認為,我國當下最浮躁的行業當屬華小教師無疑!

教育部長對此現像視若無睹、看不見,或者根本不想看,上任一年多以來只顧著搞些有的沒的,我們可以很負責任的下一個結論:自求多福。

印尼星洲日報/林老師‧2019.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