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毓林‧幾盞隨風搖曳的燈籠

原來我們的文化自信、種族包容都是假像,而且如此不堪一擊,甚至一戳即破。

我們經常在廣告板上、電視節目中看到的各大民族相處融洽、樂也融融,甚至在宣傳短片中也看到各大民族節慶互相拜訪、經常文化交流的書面,不過今天都覺得像是導演一廂情願的製作。

現實中,當各大種族節慶佳節,非關種族或非信徒大多數是視作工作休息日,趁機在家休息或出外旅遊。感染氣氛多限於購物商場的節慶日促銷活動,充其量是占些“大減價”的便宜,很少有真正去拜訪種族朋友或同事,更妄論是深入瞭解。說來慚愧,很多人對友族的認識,應該只停留在滿足自己口欲的食物。

種族之間的關係脆弱到無以復加的地步,隨隨便便一個無心舉動,或者是自然不過的事,過去大家互相欣賞,今天卻突然無端端變成一種過失。

馬來西亞雪蘭莪州蒲種一間國中,農歷新年的春節燈飾,在“正常人”看來不過是增添華人新春氣息的裝飾,突然被下令需要漏夜拆除,因為有傳播宗教之嫌。

提出控訴的“非正常思維者”,農歷新年是宗教節日還是民族節日尚且分不清楚,只要看到異族有不同於自己的舉動,就一律視為“侵犯自己、受到威脅”然後藉其政治勢力到處控訴。莫非這幾盞隨風搖曳的燈籠就足以讓一個種族宗教信念受到影響或文化受到威脅?

一個民族超過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文化自信怎麼就敵不過幾盞燈籠?

國民中學內的學生包含華巫裔三大種族,這本來正是多元種族國家內最好打破種族藩籬的大熔爐,更是友族間互相認識對方文化的最佳教育場所,可以偏偏在學校內竟然就炮制種族文化隔離,甚或把異族文化當洪水猛獸提防或打壓。教育是治國之本,要提倡種族融合的國家裡,怎可以允許學校教育領域有這種極端分子存在?怎可以由這種劣質狹隘思想的人掌校?

在當前環境,宗教或許容易敏感,所以涉及宗教方面,大家採取“各自尊重,互不影響”的兩安政策;在文化方面,這不涉及太多精神或靈性層次,充其量只是生活習慣和風俗習慣上的差異,“互相認識,互相欣賞”一點也不為過。很可惜,很多人把“文化”與“宗教”混為一談,甚至指鹿為馬,平白衍生不必要的誤解與衝突。

這當中,最令人深惡痛絕的是政壇上掛著宗教旗幟,以不斷“宗教化”各種生活課題,讓無事變有事,小事變大事的極端宗教和種族主義分子。

我們至今不明白,何以國家領袖一直都默許他們到處放火?莫非他們也想借助這些火來撈取對自己有利的資本?這遲早會玩火自焚的,燒傷的不僅僅是自己,而且所有人民。

邁入2020年,馬來西亞並沒有成為先進國,這牽涉很多方面因素;但相較於過去30年來,我們在宗教和諧和文化包容方面,不進反退,這更是令人痛心疾首的事。

各種族間的關係並沒有越來越融洽,反而暗潮洶湧,伊斯蘭黨主政的州屬更是開倒車,在文化、藝術方面規定了幼稚且可笑的政策;如今在不同的民族節慶、生活習慣上竟也處處限制。

明明是強權欺壓住少數民族,卻還要硬硬聲稱自己是受害者,天下間最卑鄙的事莫過於此了。這種顛倒是非的思維,令人無法再以“正常人”看待他們。

我們的教育政策,在過去半個世紀以來,仍然無法教育出生在這裡的兩代人接受“國人必須不分種族和膚色一起成長”,這是何等令人痛心的事。

未來的世界教育,已經朝向全球化、世界大同的方向走去,馬來西亞卻因為種族主義份子關係,依然環繞在“不許你掛燈籠、看你甚麼膚色甚麼宗教才說”之類的小肚臍眼骨節上沒完沒了。

2020年先進國目標失敗了,但狹隘的思維不改,思想沒有開放過來的話,再訂2030年、2040年、2050年的遠大目標也是很難達到的。

印尼星洲日報/曾毓林(馬來西亞星洲日報副執行總編輯)‧2020.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