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林火的啟示

澳洲林火肆虐多時,已經成為近代史上最嚴重的森林大火。火災已導致26人失去性命,超過5億只動物被燒死。

網路上流傳著一張張令人鼻酸的照片,像是損毀的家園、哭泣和絕望的面孔、燒焦的動物屍體和火紅如末日的天空等。這和我們印像中的澳洲相去甚遠。

2019年的亞馬遜大火燒毀了460萬英畝的森林,已被視為全球性危機。相較之下,澳洲今次的大火則吞噬了多達1800萬英畝的森林。1800萬英畝是甚麼概念?它相當於整個沙巴州的土地面積!至於火災所產生的濃煙,則影響了澳洲超過三分之一人口的生活。

澳洲遭遇林火已不是甚麼新鮮事。但今次的火災格外嚴重,是由於極端干旱的氣候再加上高溫,才會導致林火一發不可收拾。有氣候專家表明,澳洲今次的森林大火可被看成是全球暖化無可逆轉的引爆點(tipping point)。

何謂引爆點?那就是當一系列小的變化,大到足夠引起全球災難性改變的臨界點。這裡所指的“小的變化”是地球的平均溫度。而災難性的改變,便是指全球暖化的惡果,像是極端的氣溫、異常的降雨或降雪量、海平面升高等。從愈發頻密的氣候災害來看,人類似乎已經來到了絕路。

人類自18世紀工業革命以來,便開始燃燒大量的化石燃料來供應能源需求。自此,全球暖化就走向了一條不歸路。經濟活動中所釋放的二氧化碳,多到足夠改變大氣層的化學結構,並提高了地球的平均氣溫。

對此,聯合國的195個成員國於2015年通過了《巴黎協定》(Paris Agreement),目標是將地球的平均氣溫控制在工業革命前的2個攝氏度以內,並努力將氣溫升幅限制在1.5度之內。可悲的是,從目前全球二氧化碳的排放量來看,這個目標是注定要失敗的。

更諷刺的是,美國還於去年底正式提出退出《巴黎協定》的申請。美國,這個碳排量位居世界第二高的國家若不給予配合,其他國家任何的努力將無功而返。

那麼,澳洲林火帶給我們甚麼啟示?

首先,全球暖化已不再是甚麼科學假設,因為人類已經多次經歷到它的惡果。從澳洲的林火到雅加達的下沉,都反映著全球暖化的真實性。雖然說各國遭殃的程度可能不盡相同,但世界各地的人們已經開始為著人類的貪婪和自私付出代價。

儘管如此,仍然有許多政治人物漠視全球暖化並將之視為偽科學。

說到底,他們是把利益看得高於環境保護。澳洲的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便是否定全球暖化的一員,他還是煤礦業的中堅支持者。數年前,他甚至將幾塊煤炭帶入國會並告訴議員們說,“不要害怕,不要害怕,煤碳不會傷害你。澳洲要的就是廉價的能源,這樣我們才能具有競爭力。”

至於美國的特朗普,他就是帶領美國退出《巴黎協定》的推手。如莫里森一樣,他否定全球暖化的一切證據,為的就是提高特定群體的支持率和經濟發展。人類再這樣搞下去,我們真的會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今天燒的是澳洲森林,明天淹沒的可能是東海岸。兩個看似無關的災害,元凶卻都一樣。全球暖化下,大家都是輸家。

改變世界從改變自己開始。當人人都奉行環保節能,政府的態度自然也會慢慢改變。如果環境保護能夠贏得選票,它自然會成為各大政黨的首要承諾。

印尼星洲日報‧文:溫思懇(馬來西亞紐卡斯爾醫藥大學講師)‧2020.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