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戒毒者逃跑事件

日前,十多名戒毒者逃離某戒毒康復中心,幸而其中一人的家人舉報,警方隨即將其他逃離者送回戒毒康復中心。

此事乍看落幕,但相關問題值得社會持續關注。

報載該戒毒康復中心,有一百六十多位戒毒者,年齡介於18至25歲,這些青年在人生的黃金年代身陷毒海,是國家社會很大的損失。他們都是在庭令下接受戒毒康復治療,換句話說恐怕並非自願戒毒。

非志願戒毒者,或許需要更多的輔導咨商,改變他們原有的觀念想法,使其願意配合中心種種安排,順利戒毒。再好的戒毒規劃,倘若戒毒者不合作,終究事倍功半。

無論如何,發生戒毒者集體逃離,中心必然有疏失、需要改進之處。但願該中心坦然面對,或者更進一步邀請專家學者,瞭解該中心整體運作之後,提供具體的改善意見,適時調整不足之處。

不可諱言,社會對吸毒者或曾吸毒者相當不友善。然而,假使大家一味排斥,只會迫使他們躲去陰暗角落,縱然一時眼不見為淨,卻無法解決問題。我們終究要接納吸毒者成為社會的一分子,適切地面對吸毒者,對一般人是很大的挑戰。而吸毒者的家人、親友,亦因吸毒者受到很大的傷害。國外有許多團體,將吸毒者家屬組織起來,舉辦活動相互支持、經驗分享,這也值得我們仿效學習。家人、親友若能有效協助吸毒者,浪子回頭的機率必然大大增加。

如何有效協助吸毒者戒毒是舉世難題,可與國際多多交換意見,吸收其他國家的成功經驗。不過,反毒是長期抗戰,即使是近來國際公認較為成功的葡萄牙,也花了將近二十年,才證明該國吸毒除罪的政策確有成效。本地目前的民情,或許無法支持全面吸毒除罪,但可考慮將初犯者除罪,以重生的機會增強戒毒動機。官方可深入瞭解葡萄牙反毒的相關措施,學習有效協助吸毒者重建生活,從學業、工作、生活、情緒提供各方面支持。

為了協助戒毒者,官方、民間必須投入更多資源,以及更多的包容和耐心。

戒毒是艱辛的漫漫長路,甚至是吸毒者的終生課題。國外亦有戒毒者現身說法,將自己吸毒、戒毒的經驗寫成書籍,大家不妨閱讀,瞭解一二。其實大部份的吸毒者,深知毒品危害,也願意戒毒,惟心魔纏身,以及社會的污名歧視,讓許多人未持之以恆,陷入戒了又吸,吸了再戒的痛苦循環。

西方逐漸將吸毒者視為需要協助的病患,而不是道德低落之人。當然販毒仍是國際公認的重罪,兩者並不衝突。總之,懲罰羞辱很難讓戒毒者擺脫毒癮,國家社會需嘗試其他方式,處理民眾關心的反毒問題。

印尼星洲日報‧文:林方彪(自由撰稿人)‧2020.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