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貧窮的孩子一個機會

家協理事群組傳來一則訊息,校方要求家協贊助一個學生的早餐。那是一個單親家庭的小孩,父親去世了,他和母親寄居在親戚家。母親做保姆賺取微薄的薪酬過日子。家協主席馬上就答應了這個要求,還想瞭解更多,看看還有甚麼可以幫忙的。

這是一個多麼熟悉的畫面啊!我仿佛看到約30年前那個小小的自己,老師在班上做調查,看誰有資格領取免費早餐。就因為我說出爸爸去世了,家裡還有兩個弟弟,我就享有了免費早餐。以前從來沒有思考過,這個早餐對我有多重要,但是後來的後來,我終於知道這份免費早餐,對於一個22歲就變成寡婦的母親、我們3個在5歲、3歲和1歲就失去家裡唯一經濟支柱的父親的意義。

有了它,早上趕著出門做建築工人的媽媽,可以睡遲一點;有了它,省下的早餐錢,可以讓我們每年只有在新年才擁有一次新衣的時候,多買一件。那份只有一碗面價值的免費早餐,對我的意義是如此不同。

“被辭職”的馬來西亞前教育部長馬智禮執意推行的免費早餐計劃,出發點絕對是善意的,但是我反對的是為了給而給,沒有周詳的計劃,讓真正需要援助的目標群體受惠,這樣的浪費是不明智的。

我記得為我們提供午餐的大伯母和三嬸,記得大伯母煮的酸甜魚;記得三嬸家白飯的味道;記得晚餐外婆煲的辣菜湯;記得三叔給媽媽在金良雜貨店買日用品賒的賬;記得五叔為我付過拉曼那個學期馬幣800多令吉的學費;記得六叔公踩著腳車把蝦送來我家的畫面。

公共資源是人民的血汗錢,掌管公共資源的人要時刻保持清醒,擁有這樣巨大的能力,決定公共資源的分配,不能草率做決定,隨意推行計劃。那一個決定,對於看慣很多個零的大官們,可能只是九牛一毛,花了大筆的顧問費若最終發現不可行也無所謂,(例如飛行車),因為這不是他們自己的錢,感受不到痛。但是對於很多不幸,卻又無法讓聲音被聽見的一群,一年500令吉的早餐都已經是他們巨大的負擔。

要動用公共資源之前,做好周詳的準備是必要的。政府的扶貧計劃,任何對弱勢群體的援助,包括生活援助金、醫療援助、汽油津貼等,都有存在的必要,但是這必須建立在讓真正有需要的目標群體受惠,而非撈取政治籌碼的民粹政策。像雪州政府之前實施的免費水,就是為了政治需要,討好選民的最佳例子。當然我也曾經很快樂的享受過,但是如果把這筆錢省下來,善加利用,可以發揮更大的作用,改善更多人的生活。

交通部推出的100令吉無限量乘搭月票卡,是值得掌聲的惠民計劃。它幫助了有需要的一群,又減緩交通阻塞的問題。

還有各種樂齡人士和殘障人士的火車優惠,給予貧困家庭、單親家庭的和殘障人士的援助,都實實在在的協助了那不幸的一群。

最近政府懸崖勒馬,沒有花費巨額購買Vellfire當官車是明確的決定,雖然他們對外喊停的理由實在有些牽強。

做官,不是為了飛黃騰達,坐擁富貴。對政治懷抱寬大理想,希望借用政治的力量為國為民做出改變,在擁有權力的時候,清清白白做官,留下的清譽,才是永垂不朽的。中國著名的政治家和思想家梁啟超在給子女們的信中寫道:“一個人的物質需求,只要維持生命就夠了,至於快樂與否,全不是物質可以支配的。”

權力是世界上最強大和最誘人的魔鬼,如何在這樣強大的對手前保持清醒,確實考驗執政者或掌控公共資源者的信念。善用公共資源,把錢用在真正不幸和有需要的一群身上,那才是從政者的目標。

有句話說,沒有傘的孩子跑得比較快,我不懂自己是不是跑得比別人快,因為我不喜歡跑步,也不喜歡和別人賽跑,但是因為從小就在別人的施恩中長大,我相信人間有情;記得在生命中下雨的路上,給過我雨傘的人。

給貧窮的孩子一個機會,那個援助,或許就是改變他們命運的救命傘。

印尼星洲日報‧文:郭秋香(媒體工作者)‧2020.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