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审查制度影响公共卫生

新型冠状病毒引发了全球恐 惧,中国本身的感受更是糟 糕,因为这是中国发生公共卫生危机的 主要原因。

在2月5日的一篇文告中,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表示,将对所有平台进行监督,这包括微博服务供应商新浪微博、短视频和新闻应用程式营运商字节跳动和腾讯控股,后者拥有多功能应用程式WeChat,在大陆被称为微信,拥有超过10亿用户。

文告表示,在新型冠状病毒公共 卫生危机期间,有必要加强管制社交媒 体平台,以“打造一个良好的互联网环 境,来赢得这场与流行病的斗争”。

他们下架了一些社交应用程式和 删除了博客账号,例如,一个名为皮皮 搞笑的社交应用程式。报道也指出,微 信里的一些个人账号也被关闭,众所周 知,他们一直密切监督用户讨论,以确 保符合政府的内容管制。中国社交网络 豆瓣网也关闭了其日记功能,该功能已 成为某些用户在隔离和封城的情况下 记录生活点滴的平台。

198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 言论自由。但是,中国政府在其法律体 系中经常使用“颠覆国家政权”和“保 护国家机密”等条款来关押异议人士。

当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2018年3月修改中国宪法以体现“习近平思想”并删除了国家主席两届任期的限制时,分析人士就警告说,习近平的权力个人化可能对中国的未来政治稳定造成负面影响。

媒体审查制度通常被认为是霸权 体制得到民众支持和稳定的关键。在中 国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霸权体制的压 制体制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众所周知, 中国是世界上对媒体环境实施最强限 制及伴随着科技进步带来最先进审查 制度的地方。

自由之家发布的《2019年世界自 由度报告》中,中国在100分中获得11 分。该报告包含三个部份。在第一部 分的自由评估中,中国在7分中取得6.5 分。在第二部份的政治权力取得7分, 以及第三部份的公民自由取得6分。自 由之家的评级是1分为最自由,而7分是 最不自由。

随着《2017年网络安全法》在2017 年6月1日生效,互联网审查和监控在中 国来到了新高度。该法律要求业者将中 国用户的数据存储在中国,这打开了潜 在的侵入性安全审查。当局采取了各种 新措施以进一步限制已经非常有限的 互联网空间。除此之外,人工智能和脸 部识别科技也被进一步纳入中国对人 民的信息控制和公共监控中。

自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以来,关于 中国媒体审查和监控制度如何在一场 跨越国界的公共卫生危机中影响人们 生活的争论与日俱增。

随着被誉为“吹哨人”的李文亮医生死后,对政府的悲痛和愤怒涌入了社交媒体,李文亮在去年12月30日上传一份文件首次提醒人民有关新型冠状病毒的消息,但较后他因被指发布不实谣言被警方拘留且接受要求不得对外发言。

随着愤怒加剧,中国政府开始收 紧对媒体的审查。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 给世上所有国家的政府提供了一个教 训,那就是隐瞒民众信息的危险。不可 否认的是,对付中国社交媒体上的错误 信息是一个挑战,当局当然有正当的理 由来对付可能引起民众恐慌的信息。但 我们所有人都同意这种方法存在缺陷, 不幸的是,它让情况变得更糟了。

此事也反映了信息的透明及与之 对抗的努力,对于减少新型冠状病毒扩 散是非常重要的。它影响了除了中国以 外的世界各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