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思懇‧面對新冠肺炎的正確心態

世界衛生組織(WHO)顧問朗吉尼(Ira Longini)近日發出警告,若新型冠狀肺炎(COVID-19)疫情控管失敗,全球最終將有三分之二的人受到感染。若以目前約2%的死亡率換算,這意味著將有1億人死於新冠肺炎!

對於如此震撼性的論述,我們如何做出心理上和實質上的防疫準備?

據筆者觀察,多數的中文讀者將以上的警告看成是危言聳聽。

然而除了朗吉尼本人,已經有多位知名的流行病學家提到相同的看法。因此,我們絕對不應該存有僥幸心理。套用一句簡單的英文俚語,我們應該“hope for the best,but prepare for the worst”。意思就是要正面積極地看待事態發展,卻要做出最壞的打算。

最好的打算當然是病毒受到控制,生活恢復正常。至於最壞的打算WHO則說得明明白白,那就是將有橫掃全球的一波大流行(pandemic)。且讓我們先將恐懼放在一旁,用純理性來明白有關警告的意義。

首先,三分之二的人口被感染是無疫苗、無藥物的最壞打算。朗吉尼有提到,如果中國式的封城控管奏效,我們其實可以將感染的人口減少一半。同時,疫苗和藥物的使用可以大幅降低疾病的傳染力和危害。當然,從開發疫苗和藥物到人體應用的階段需要一些時間,這是不確定的因素。至於中國的封城是否奏效仍然有待觀察,但邏輯上它具有一定的效果。

換句話說,若各國做出最大努力來防疫,我們就可能減少超過一半的傷亡。說白了,那就是WHO必須將醜話說在前頭,才能迫使各國認真來對抗疫情的蔓延。WHO之前最大的錯誤,就是遲遲不將疫情宣佈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這才導致了各國在制定檢疫和封關事宜上怠慢,造成今日多國感染的局面。

當然,“最壞的打算”不是WHO講來嚇唬人的謊言,它是透過高端生物統計學(biostatistics)結合流行病學(epidemiology)的數學模型預測。如果政府或人民都對警告嗤之以鼻,恐怖的預言就很可能會應驗。

那麼,我們如何做好防疫措施呢?

對於政府,任何中國以外的國家仍占有防疫優勢,因為零星的火苗較容易撲滅。然而問題是,各國政府已經錯過了切斷病毒進口的黃金時機。就算是今天,仍然有許多國家包括大馬沒有完全禁止中國人的入境。只有施行最嚴厲的措施,才不會導致疫情失控。

不要忘記,就算是海關的體溫檢測可以做到萬無一失,無症狀的病人仍然可以自由入境。除此之外,病毒的潛伏期最長證實可長達24天。目前的14天隔離觀察期,幾乎肯定會出現漏網之魚。

講到最後,這是一道選擇經濟利益或人民健康的選答題。世界各國的決策卻驚人的相似,都逃不了存有僥幸心理的影子。

舉個例子,印尼二月初從武漢遣返了238人。當他們下機之時,印尼還用消毒液噴灑在這群人的身上,顯出一副很在乎的樣子。

然而,這群人士在被隔離14天後,印尼竟然在還沒有進行測試的情況下就將這群人放行。理由是甚麼?他們說測試成本很高,況且隔離期間這群人也沒有生病。

這是甚麼荒唐的理由?堂堂的G20大國付不起數十萬的測試費用?新加坡數百萬的人口目前就有超過70宗確診案例,印尼人口2.6億卻一個人都沒有。這是徹頭徹尾的鴕鳥心態和僥幸心理。

至於個人,筆者相信很少人會存有僥幸心理。要不然,各位就不會急於購買口罩和消毒液了。然而,我們必須學會自我保護。災難發生之時,政府不可能確保每一個人的需要得到照顧。除了提高自身免疫力外,懂得如何自制口罩、消毒液等是一項生存之術。筆者就從網上看見一些香港人如何發揮創意,用日常生活中的材料製造具有八、九成防毒功效的面罩。

在疫情還沒有進一步惡化之前做好準備才是上上策。切記,諾亞是在洪水未臨之前建了方舟。災難來臨之時再預備,就已經太遲了。

印尼星洲日報/溫思懇(馬來西亞紐卡斯爾醫藥大學講師)‧2020.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