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孩子接觸哪些網絡內容

那天一位學生家長在班級群組分享了一則影片,看了該影片家長們都感到擔憂,不希望孩子們有樣學樣。

影片是關於一個在社交媒體興起的挑戰,但這所謂的挑戰,其實是惡作劇,稱為Tripping Jump Challenge。我看了覺得帶頭玩這種惡作劇的人是沒有腦的。

所謂的挑戰是,當三人一同跳高時,左右兩邊的朋友會用腳在地面位置掃中間人士,令站於中間的朋友跌倒。

中間的人跌個四腳朝天,隨時會撞傷後腦勺和脊椎,甚至是鬧出人命。

後來, 我又在不同的臉書家長群組和學校專頁看到家長們分享這則影片,希望學校能夠關注沒有學生在校園內進行這個所謂的“挑戰”;家長也互相提醒要留意孩子們不會在網絡看到影片,感到“有趣”、“好玩”,而模仿。

根據一名家長轉發的新聞, 據知美國已經有學生因為“挑戰”而受傷,更傳來了巴西有死亡案例。有關的巴西女生跌倒撞傷頭部而喪命。

由於新聞是轉發自一個不熟悉的網站,我到谷歌搜尋相關新聞,發現各國的主流媒體已經在跟進報道。根據香港媒體報道, 這項“挑戰”早於去年11月就在巴西流行,上述喪命的巴西女生就是在那個時候遭遇不幸。

後來“挑戰”傳到了美國。當地家長紛紛控訴這種惡作劇,呼吁大家確保再也沒有孩子們會受傷。

現在流行各種各樣的挑戰,在社交網絡的推波助瀾下,很快就無遠弗屆地遠播,迅速成為一種風潮。很多時候,一些“挑戰”其實是某些人的惡搞,要騙取“贊”,來為自己的專頁或者YouTube頻道吸引更多點擊率和流量。一些人在看了這些影片,覺得“有趣”,但沒有花時間去分辨這些內容會引起什麼不良後果,就開始分享,一傳十,十傳百下,大家都抱著好玩心態而忽略了潛藏的危機,就導致後繼的災難性結果。

許多新世代在兒童時期就開始大量接觸網絡上的內容,包括與那些以成人為對像的內容有過早的接觸,小孩不懂得分辨,就照單全收,接下來就會模仿。大人們往往在孩子已經在朋友圈中大量使用一些類似性暗示、粗俗語言,以及手勢後,才驚覺孩子們的言行已經被污染。

《童年之死:在電子媒體時代下長大的兒童》的作者大衛白金漢說,這種情形將會逐步消彌童年與成年之間的差別,而變得早熟,漸漸失去童年。在網絡上,一些一向被認為是屬於“私密”的話題,都一一被公開討論,例如性愛關系和人性黑暗面,在大人的網絡群,這些討論並無不妥,但是小孩過早接觸,會給小孩的心智成長造成負面影響。

大衛白金漢主張,在彌漫暴力、商業化與政治的成人網路世界中,兒童已經不可能被隔離或受到保護的,因此,必須重視培養他們獨立思考的能力。

的確,網絡內容包括YouTube和電玩,已經成為孩子們的第二學堂,他們接觸網絡的時間幾乎已經和在學校的時間成正比。

我身為家長,已經察覺到,網絡已經成為兒童獲取信息、了解社會的主要工具之一,並在兒童社會化過程中扮演著愈來愈重要的角色,甚至動搖、瓦解了家庭和學校在兒童社會化中的權威地位。

無論如何, 我知道是無法將孩子與網絡隔絕,那已經是不可能的任務,他們有太多的管道和方法去接觸網絡,而家長能夠做的就是陪伴孩子們,了解孩子們平時看的內容,應用適當的方法去疏導他們,並與其他家長和學校合作監督孩子們所接觸的網絡內容。

就如這一次的Tripping Jump Challenge,家長們積極分享,就是一種遏制網絡不良文化滲透孩子社交圈的方法。家長在獲取資訊後,就必須知道如何應用適合的方法,向孩子們傳達“挑戰”存在的危險,並同時得以與孩子分享如何分辨網絡內容的方法。而我也希望學校能夠通過課外活動和道德教育或者公民課加強孩子們的媒體素養。

印尼星洲日報‧文:張立德(馬來西亞星洲日報主筆)‧2020.02.21